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诚聘英才

烟台铁路上水工:每天为400节车厢加水往返20多公里

时间:2018-08-22 15:19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胶东在线8月21日讯(记者 张倩 见习记者 许加薇) 立秋后的烟台,仍无法阻止“烈日”猛刷存在感。在烟台火车站,铁路上水工人们头顶骄阳,拖拽着十几斤重的水管,守护着列车水箱的水位线。每天,他们要徒步20多公里,为25趟列车400节车厢补水,为的就是确保每一趟列车在短暂时间内能“喝饱水”。

  一天往返20多公里,经常要小跑
 
  接一杯水、洗一把脸,当你踏上回家或旅行的火车,可曾想过列车上的水从何而来?
 
  和售票员、客运员、列车员等经常“抛头露面”的铁路人不同,尽管天天跟列车打交道,铁路上水工却一直不被人知晓,但他们的服务,却无时无刻不被众人享用。
 
  19日上午9时20许,由烟台站始发开往长沙南站的G1850次列车,距离出征还有近一个小时。热浪翻滚的铁轨间,身穿橙色马甲的王林松,拖着十几米的水管,一路小跑向着一节车厢跑去,插管、开水阀、关水阀、拔管、摄像检查,动作是那样干脆、娴熟。从早上5:20到岗,这已经是他上水的第三趟列车。
 
  45岁的王林松,是客运上水组乙班组长,也是一名“老铁路”。1988年部队转业来到烟台车务段,从事后勤保险工作。2006年从后勤转到上水组,一干就是12年。“上水工这一行,速度是第一位的,列车有固定的停开时间,不能因上水耽误列车正点,也不能因动作慢让旅客没水喝。”王林松告诉记者,夏天车上水耗大,动作慢了就会影响后面车厢上水。碰上间隔时间短或者列车延误,就得一路小跑。
 
  动车盛水少,加满一节车厢3~5分钟即可,普通列车则要135分钟。按照两人一组同时一趟16节的始发列车,少则30分钟,多则两个小时。而眼下暑运期间,烟台站平均每天有25趟列车,400多节车厢需要上水,其中一大半是王林松负责,“16节的列车插一次、拨一次,一趟下来少说也要走2公里。这么算下来,一天至少要走20公里。”
 
 
摄像检查车厢注水口处是否安全关闭。
 
每列火车进站,王林松和同事们争分夺秒为车厢补水。
  一天三套衣服轮换,蚊虫咬得全是包
 
  走路石头扎脚,夏季犹如蒸桑拿,冬季犹如穿冰衣,衣服经常湿漉漉,甚至粪便经常沾身……在烟台火车站客运站6个工种里,上水这个活,可以说是最累、最苦、最脏的。尤其是今年夏天,对持续的高温天气状况,车站及时为职工准备了防暑降温的饮料、矿泉水、绿豆汤及药品等一系列防暑降温措施,希望为他们送去一份份清凉。
 
  采访当天,气温31℃。记者陪着王林松一起给列车加了一趟水,短短20多分钟,赤手空拳早已是满头大汗,而旁边一直拖着水管的王林松,衣服已完全湿透。这已经是他今早上班后的第二套衣服。
 
  “这温度算低了,前段时间,气温本身就高,加上空调排出的热量,股道里的温度比铁轨还要高,能超过50℃。赶上临线也有车,人在里面就像个汉堡包,压的喘不过气来!”王林松笑着说,夏天基本是一趟车换一套衣服,一天三套换着干活。
 
  然而,在夏天,上水工面对的不仅仅是高温考验,蚊虫叮咬更是躲不过的“灾难”。王林松说,夏天股道潮湿,尤其是下雨过后,蚊虫密布,没一会功夫,身上就被叮得全是包。“但又赶着上水,没时间挠痒,只能忍着。”
 
  见证铁路发展,能为乘客服务很满足
 
  在烟台火车站,像王林松这样的上水工,共有12名,年龄都在40岁以上。他们常年奔走在火车与轨道间的狭小空间,干着这项最苦最累的活,却从不抱怨。
 
  “列车上的水是我们上水工辛辛苦苦加上去的,没有我们流汗,列车就会断水。”在王松林看来,任何工作都得有人干,苦点累点没关系,能冬天为乘客送去温暖,夏天为乘客带来清凉,就挺满足。
 
  12年间,通过双手,王林松已为1500多节列车、超过1670多万旅客送去了涓涓清水。
 
  从绿皮车到和谐号,从普快到高铁,王林松见证了铁路的蓬勃发展,也感受到科技变革带来的巨大改变。
 
  “现在列车上基本都是集便式厕所,上水时不再被弄得满身都是粪便。不过动车数量多了,停车时间短,要求我们上水更快,更精准。”不过遗憾的是,王林松还没有坐过一次动车,享受过“自己”的服务。“太忙了,很少有时间出门。”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